载西瓜的黑车

面对大河我无限愧疚,我年华虚度,空有一身疲惫。
可逆不可拆。青梅竹马控,BG BL GL 都接受。但不吃混同。不接受安利。
求骚扰,快来找我玩。

【盾冬无差】心之所向(傻白甜大纲文,一发完)

原名《你的心》盾冬盾无差

脑洞文大纲文 没有详细描写 ooc 傻白甜

这是之前看到的那个“看见喜欢的人心就会飞出来”的动画片的梗 去年看到时就写了 但因为没有细写一直没发  

--

小东西像幼崽一样细声细气的叫着:“史蒂乎,史蒂乎,史蒂乎。”叫了好几声,巴基才听出来它说什么,有些难过地摸了摸它的脑袋,说:“这么弱就算了,还是个大舌头。”

——

盾冬住在一个套间。

有天早上巴基醒来做早餐,顺便给史蒂夫做一份,迷迷糊糊的把蛋一面煎糊了,他把焦掉的那一面翻过来,掩盖住丑恶的假象,给史蒂夫吃。

史蒂夫晨跑回来,冲了澡(一般人运动完不能冲澡 但是谁让他是美国队长呢)穿着背心裤衩就过来吃早餐。

嚼着煎糊的鸡蛋,没有熟的培根,奶粉没有搅化开的牛奶,史蒂夫一边抱怨“还好面包是便利店买的”,一边大口全吃光了。

巴基靠在厨房门边看着阳光落在金发男人英俊的脸上,觉得心口咚咚直跳,有什么东西啵的一声飞出来。

是个像心一样的小东西,它看起来是少女粉,它有些虚弱,使它的身子看起来是半透明,上面很多裂痕,如同被人踩了很多脚,残破不堪。

但小东西的两只眼睛却闪闪发光,精神十足,小星星都要溢出来了。

也顾不上去眼前惊诧的巴基,像装了雷达一样,转头发现史蒂夫,半透明的身子,一下子有了血色,粉红粉红的,飞快冲出厨房要往餐桌边的史蒂夫扑过去。

前特工的冬兵反应很快,他飞扑过去,一把捞住小东西,两只手死死抓住挣扎的它。

史蒂夫疑惑地看他,巴基解释:“没什么 ,抓虫子。”史蒂夫便笑起来,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

巴基捧着小东西飞快的躲进厕所,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本能不想让史蒂夫知道。
他一放开手,小东西就要开门,往外钻 ,嘴里细细小小声的“呜哩哇啦”的叫唤。
小东西看起来很虚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史蒂夫在附近,就精神焕发,像有使不完的力气。

巴基抓着小东西,警告它不许看见史蒂夫就扑上去,不然就用铁手打碎它。
小东西很乖觉的安静了。

巴基把它藏到口袋里,开门走出去经过厨房,一看见在里面洗碗的史蒂夫,小东西又扑通扑通的膨胀,控制不自己地飞出来,要往他身上扑。

巴基在后面不停的抓它,从桌子上滚过,从地上滑过,它不小心挂到一条毛巾,顶着毛巾在屋里撞来撞去,像幽灵般,还往史蒂夫头上飞。巴基扑过去及时的在它扑到史蒂夫头上时抓住它。 

史蒂夫听见动静转过来,看到脏兮兮的冬喵和满地狼藉,他抱起手说:“嗨,巴克,你咬不到自己尾巴也不能生气把桌子给掀了。”

巴基涨红了脸,死死按住他的心,说了句:“摔倒了。” 就跑回自己房间。

史蒂夫有些担心他,在外面敲门,巴基解释自己这会儿状态不行,请求史蒂夫不要再问了,先去复联大厦,他保证马上就过去。

史蒂夫在门口担心的站了很久,等了半天,巴基才说:“有的时候我想自己一个人待会儿,拜托,史蒂夫,请先去复仇者大厦吧。”

史蒂夫只好妥协,皱着眉说:“巴克,我在大厦等你。”换了衣服,忧心忡忡的离开。

巴基听见玄关门关上,才放开被自己捏扁的心,它啵的一下弹回原样。
没有史蒂夫在,它看起来更虚弱了,又细又小声的叫着,像得了哮喘一样,急促又虚弱,抖抖火柴棍一样黑细的小胳膊小腿,飞到巴基颈窝上无精打采地趴着。

巴基用手指逗弄它,问:“你是我的心吗?”
“我那么强壮,你为什么像当年的小史蒂薇一样呢?”
“你为什么会飞出来?”

小东西像幼崽一样细声细气的叫着:“史蒂夫,史蒂夫,史蒂夫。”
叫了好几声,巴基才听出来它说什么,有些难过地摸了摸它的脑袋,说:“好了,我知道,你想找史蒂夫,但是你不能去,你要躲起来,不然你就会永远不见的。”

小东西不知道有没有听懂,呜呜的应了,安静地等着巴基换了衣服,躲进他的口袋里。

史蒂夫在复联大厦坐立难安,和萨姆对战练习也心不在焉 ,被萨姆打倒了。
快中午的时候,史蒂夫终于看见了巴基。巴基早就来了,但是他没有去找史蒂夫,而是去射击场打靶,把自己的心关在了更衣室柜门里。

史蒂夫遇到要去洗澡的巴基,凑上去打了招呼,巴基表示一切都好。
这时候他眼尖的发现那个小东西,又从更衣室[出柜啦]偷跑出来了在走廊上飞来飞去,只好匆匆与史蒂夫道别,然后用身体阻挡热情的心前进。

总之,巴基费尽心思的掩盖住自己形迹可疑的心,天呐,它看见史蒂夫的肌肉群都要流口水了,不可以让别人知道他的心花痴的行径。

但史蒂夫很伤心,他的朋友这几天怪怪的,老躲着他。不跟他晚上靠在一起看电影,也不一起吃早餐,不一起对练,也拒绝一起去超市买东西。

晚上史蒂夫想跟巴基谈谈,还没走到他房门口,四倍听力便听到了巴基不知道在跟谁说话,但还没听清,巴基便警惕的停下来。史蒂夫心想,他可能有新朋友了,就失落的回自己房间。

转机是某次神盾局的交谊派对。

巴基扎了小揪揪穿银色西装,史蒂夫也把脸刮干净,穿了蓝色西装。巴基觉得被他用战术绳打了个结锁在匣子里关在保险柜里被大理石压着放在房间里的心又开始躁动,乒乒乓乓,要挣脱出来。

史蒂夫问:“什么声音。”巴基说:“我在下新电影,我们晚上回来看。现在快走吧。”史蒂夫挑了下眉,喜滋滋的跟着出门了。[大盾喜滋滋脸]

派对上,大家都在嗨,巴基担心自己心便没有跟女士们跳舞,史蒂夫被几个特工拖过去在舞池里转了一圈又一圈。

这时,巴基听见有又尖又细的声音在呜哩哇啦叫喊着,越来越近。

??它是怎么出来的?巴基惊慌失措从二楼窗户翻到一楼花园去抓他的心。小东西尖叫起来在玫瑰丛里左躲右藏,跳过喷泉水池,撞到几个特工,打破玻璃窗,往舞池中心跳舞的金发男人去。

他的心,被自己的主人雪藏时,带着一往无前的勇气,挣脱了层层枷锁,披荆斩棘,握着一文不值的爱找来,却在看见喜欢的人在和别人跳舞时,畏缩不前。

巴基狼狈地一把抓着他破破烂烂的心转身就跑,史蒂夫却已经看到他了,和自己的舞伴及其他等待的特工们道歉,匆匆忙忙追着他出来。

“巴克,你的手里是什么?”史蒂夫追上巴基,问。

“没什么,其实我最近养了一只虫。”巴基吹了下额上落下的头发。

“我看见了,它——它是你的心吗?”史蒂夫握着他的肩膀。

被识破了。巴基感觉自己的心都停跳了,他深呼吸着,摊开左手,里面躺着被铁手捏的快要死去的心。“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控制不住我的心,它一直想找你,我……我不会再让它出来的。”

“巴克。”史蒂夫的蓝眼睛满是温柔,看起来要哭了,他放开巴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东西,放在了巴基的手心。

史蒂夫的心,像他一样闪闪发光,视若珍宝的亲了亲巴基残破不堪的心。

Fin.

感谢耐心看完的各位,爱你们。

评论(22)

热度(159)

  1. 别问我是谁载西瓜的黑车 转载了此文字
    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