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西瓜的黑车

面对大河我无限愧疚,我年华虚度,空有一身疲惫。
可逆不可拆。青梅竹马控,BG BL GL 都接受。但不吃混同。不接受安利。
求骚扰,快来找我玩。

【盾冬】冬兵变成小透明5-6(全民恶作剧游戏)

第一弹1-2

上一弹3-4

[大家闲得无聊,做了一场针对冬日战士的恶作剧,所有人都假装看不见也听不见他,甚至洛基也贡献了小魔法,让所有人都配合游戏,‘假装’看不见他。]

文渣,BUG多,OOC,欢乐向小甜饼。

带复联玩(依旧要欺负山姆),无副cp,除盾冬其余人物关系参照原作。

托尼开了直播间让全世界粉丝加入恶作剧游戏。[   ]是直播间弹幕的话,如果觉得烦请留言,我就删减这些内容。

这两章有那么一点点沉重,但本文风格还是傻白甜欢乐风

    05.


    #给英雄应有的荣誉#


    #他只是想度过平静的一天#


    #冬兵需要真正的自由#


    一场全球性针对冬日战士的恶作剧,无数双眼睛都在观察昔日令人闻风丧胆的冬兵在发现众人都看不见他后会做些什么。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冬兵只是做了些非常日常普通的事情,他就像每一个普通的美国青年,排队买冰淇淋(最后抢了前面那个小孩的份,但是他给钱了),喝冰可乐吃炸鸡当早餐(没人理他,他又抢了别人的份,记史塔克账上),戴着耳机在公园晨跑,欣赏路过的漂亮女孩。


    看吧,冬日战士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算算实际年龄,他和队长其实才二十几岁,我们应该对归队的战士友好一些。


    一群自称冬日饺子的非盈利粉丝自发组织的团体发起了无数个关于冬兵的话题,冬日战士的话题成为各大网路热门,引发网友分为两派激烈的争论如何对待洗清革面的前杀手。


    而在全球网民吵得翻天覆地的时候,巴基独自乘车去了布鲁克林。


    冷酷无情的前杀手冬兵抓着满满一把糖葫芦糖葡萄糖草莓糖苹果,每串咬一口轮番吃,嘴里嘎嘣嘎嘣咬得清脆。


    太罪恶了,他让全球观众看着他吃了一整天的垃圾食品,甚至另一个半球的观众还处于夜晚,又有一堆仙女要减肥失败了。


    因为复联的直播间,这天的外卖订单量涨幅巨大,有社会经济学家笑称这一天为“杀手吃播日”。


    巴基·巴恩斯兜兜转转又回到布鲁克林,一脚踏入时光倒流的隧道,七十年间,楼塌楼起,青年人衰老死亡,婴儿诞生蹒跚学步,他和史蒂夫并肩往前走,从童年到少年再到青年,十几个春秋的相交,七十个寒冬的错过。


    “这是谁写的词?恶俗,狗血,毫无文采。”山姆偷偷擦了眼角。


    他曾发誓和巴恩斯不共戴天,打死不吃Stucky的rps,然而昨晚被旺达安利了ao3,熬夜刷了一晚上tag的他,此时戴上了很厚的滤镜,看着巴基走在布鲁克林街道上,脑中回闪过了几十万字的煽情描述。


    巴基驻足在一家餐厅前,在门口怀念地看了一会儿“老约翰餐馆”的招牌,又伸手摸了摸门前已长到三层楼高的黑布林果树粗壮的枝干。


    “詹姆斯是想进餐馆继续吃今天第四顿早餐还是想摘布林?”克林特咀嚼着椒盐爆米花,把减肥计划抛之脑后。


    “这是我们以前经常去的一家老餐厅,我们给老约翰——也就是餐厅最早的老板洗盘子端菜,他会付给我们工钱,还请我们喝汽水。”这时,一直默默看着没有出声的史蒂夫突然在通讯器里回道:“老约翰的女儿是个金发蓝眼的小美女,叫克里斯蒂娜,巴基很喜欢她,干完活赚来的工钱还给她买了奶油蛋糕。”


    “感人肺腑的兄弟情,这么久过去了,你还记得巴基喜欢的女孩。”娜塔莎说道。


    “我记得她们每一个人。”史蒂夫看着巴基走进店里,老约翰已经不在了,店门修葺过多次,最后选择了二战时期的复古装修,墙上挂着美国队长和其助手巴基的古早海报。


    也许老约翰有向他的子孙们炫耀过,美国队长和他的副队巴基年少时期曾在他店里打过零工。


    巴基站在迟暮的金发美人跟前,克里斯蒂娜已经快一百岁了,她像古老的树栽在店里最角落的位置,手里捧着一个红色收音机,音量小声的播放着音乐,她有些不记得事了,面对墙壁,蓝色的眼睛无神地望着海报上的一点发呆。


    “嗨,克里斯蒂娜,好久不见。”巴基在她面前坐下,随手拿过桌上的水杯给自己倒了一杯柠檬水。


    克里斯蒂娜成了是银发蓝眼的美人,满面风霜也不减气质,她当然也不会理会巴基,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有些年头了。


    十六岁的少女像新鲜可口的脆桃,穿着黄色带斑点连衣裙,翩翩穿梭在餐馆里。


    明明已经雇了巴基和史蒂夫干活,她却凶巴巴地以监工为名在店里帮忙端盘子,店里忙的时候也给巴基他们减轻不少负担。


    老约翰防贼似的不允许巴基靠近克里斯蒂娜一米范围,少年人为了跟他唱反调,会故意让史蒂夫去跟老约翰磕磕巴巴的聊着美食制作。


    而巴基自己则会用单车载着克里斯蒂娜穿过大街小巷去市场买回短缺的调味品,巴基还跟市场上卖丝巾的妇人撒娇,用进价买下最漂亮的那条丝巾送给克里斯蒂娜。


    等克里斯蒂娜自己提着篮子脖子上戴着蓝色丝巾,从店门跨进,而巴基脸上顶着亮晶晶的汗,笑着一口白牙慢悠悠从后厨溜出来,趁老约翰不注意偷喝橘子汽水时,史蒂夫不禁松了口气,他已经和老约翰聊不下去了。


    “我和史蒂夫都还记得你,我大概已经说过了,很感谢你让老约翰雇我们当帮工,我才有钱给史蒂夫买生日礼物。他的画具很久没换了,我给他新买的那些让他可以用到大学。”巴基回忆起布鲁克林的夏天,除了清凉解渴的冰镇柠檬水,更多的还是陪伴在他身边金发蓝眼的男孩,身上带着木屑和颜料味,严肃的板着脸。在看见他给克里斯蒂娜买丝巾蛋糕鲜花时,会不赞同的皱起眉头,想假装毫不在乎,却闷着气一晚上不说话。


    “你是个勇敢的姑娘,很抱歉那个暑假拒绝了你,你没有跟我绝交,反而鼓励我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我没有得到你的勇气,我直到现在仍然没有开口,我逃避似的想着就这样下去也好,至少不会马上失去。”巴基站起身来在她面颊上落下一个吻,“也许我现在有了个机会,我能够对在乎的人说出口……”


    真可笑,在所有人都看不见他的时候才有的勇气。


    巴基说完话准备去下一站,身后沉默的老妇人却突然沙哑着嗓音开口了,“0.000049。”


    巴基猛的回过头,以为克里斯蒂娜是在对自己说话,却发现她还直勾勾看着墙壁,“ 人一生中会遇到约2920万人,两个人相爱的概率是0.000049。”


    “所以乔治。”金发蓝眼的美人对着回忆里已经逝去的人露出一个笑容,“我愿意。”


    收音机神情地唱着:“love you more and more each day,As time goes by.love you more and more each day,As time goes by……”


    06.


    “也许我该提醒一下,冬兵还处于观察期,除了协同小组出任务可以自由离开纽约,其他时间段活动必须处于监控中,需要特工陪同。”托尼这时已带着佩珀飞到南半球坐缆车看雪,他抽空瞄了眼直播进度,忍不住提醒道。


    “闭嘴托尼。”这是佩珀和娜塔莎的声音,两位女士同仇敌忾,在通讯器里怒吼。


    托尼耸耸肩,为了不引发雪崩,决定从善如流。


    “政府应该取消对巴基的监控,他甚至不能自由活动,去哪里都处于特工监控中,这对他不公平。”旺达听见巴基向老妇人诉说他们在布鲁克林的回忆,禁不住眼泪汪汪,“我明白那种感受,只要你做错了一件事,之后大家都会防备着你,等着你下一秒屠杀民众。”


    史蒂夫没有说话,他在听见克里斯蒂娜不断重复“0.000049”时,心就怦怦直跳,他猜想着巴基是要对身边哪一位熟悉的女士说出你是我的0.000049,又有心知肚明的答案呼之欲出。


    如同沉睡了七年的夏蝉,在壳里苏醒,用尚且娇嫩的触角剥开外衣,从黑暗的甬道破土而出。


    第一缕晨光就展现在眼前,绿茵茵的叶子挂着露珠,爱情鸟在远处歌唱。


    人一生中会遇到约2920万人,两个人相爱的概率是0.000049。


    而一只蝉的生命只有八天,它遇见另一半的概率又有多少。


    “我得去找……”史蒂夫站起来,想要大声宣告什么,来自邪神的魔法却让他突然又忘记了要说的话。


    有些话你来不及对在乎的人说出口。


    [吧唧啊啊啊啊啊啊啊,太温柔了,我三百六十度托马斯回旋以头抢地范进式哭厥过去。]


    [这家店的女主人我知道,她患有阿兹海默症,整天坐在店里发呆,重复着当年丈夫求婚时的对话,她的丈夫去世二十年了,尽管她连自己也不记得,却记得最幸福的时刻是和他相约白首。]


    [前面的,我爆哭啊,这就像冬兵被洗脑不记得自己是谁了,但他却能记得美队。]


    [我即使忘记全世界,也不会忘了你。]


    [如果这都不算爱。]


    [吧唧想对在乎的人说出口的话,肯定是告白啊啊啊啊啊啊,他要向队长告白了!!!]


    [什么?他们还没在一起?]


    [他们只是兄弟情,你们这些变态基佬不要以为全世界的兄弟都想把老二塞进对方屁股里。](用户被举报次数过多,已被禁言)


    随后网络上有关美队和冬兵是否是兄弟情,冬兵要向谁告白的话题又掀起一番唇枪舌战血腥风雨。


    早就准备好的考究党立刻翻出百万字的资料,从罗杰斯和巴恩斯童年初遇,青春期几乎都在同一个学校的形意不离,再到战场上的生死相依,如今过时之人的相互扶持。


    点点滴滴都能看出他们是对方最重要最在意的人,甚至他们生命中遇见的任何女孩都不能够留下他们,他们是前行的不系之舟,互为对方的铁锚、港湾。


    红发女巫首先站出来转发了话题,作为复联成员兼知情者,她说道:“队长曾经告诉我,一提到巴基,他就好像变回了十六岁的布鲁克林少年。我不知道他们十六岁时是什么样的,但那大抵是非常深刻的感情。”


    与巴恩斯素来不合的猎鹰也出人意料的转发了tag,他说:“当队伍里有三个人时,我得戴着墨镜,飞到天上去,因为另外两个人看对方的肉麻目光令我不适。”


    更多的超级英雄也纷纷转发支持了Stucky,越来越多人涌进了复联恶作剧直播间。


    弗瑞打开网站,看得光脑门上青筋直跳,“公关危机。”他有气无力的说道。


    “紧急会议。”菲尔作为现任局长却抓着纸巾擦眼泪,“我提案撤销对冬兵的监控,我们不应该这样对一位英雄。”


    “告白?”偷偷关注中庭虐恋情深八点档狗血剧的洛基夸张的用戏剧式歌喉说道:“愚蠢的蝼蚁,那么简单的剧情就没有了看点,你们还需要第三者的助力。”他挥舞权杖,下了又一个咒语。

Tbc.

* love you more and more each day,时光虽流逝As time goes by,对你的爱恋却与日俱增

不行了 这章写得我很难受😞哽到自己了

想快点完结

感谢耐心看到这里的朋友

评论(34)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