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西瓜的黑车

面对大河我无限愧疚,我年华虚度,空有一身疲惫。
可逆不可拆。青梅竹马控,BG BL GL 都接受。但不吃混同。不接受安利。
求骚扰,快来找我玩。

想看双性熊冬嗷!

一个
色情
脑洞

不吃
双性
熊冬
的gn
请避雷



大圝奶大屁圝股戳一下就湿淋淋又软又香的双性熊冬,一边凶巴巴地让身上吭哧吭哧干了两个小时的史蒂乎滚下去,一边又用结实的大圝腿夹住人家的腰,下面咬的紧紧的,被顶的吚吚呜呜哭,还嘴硬说是流的汗多。

史蒂乎喜欢吸他的neinei,一咬neinei熊冬就软成水,下面不用碰都弄圝湿了床单。

史蒂乎可以抓圝住他的屁圝股肉按着干,大屁圝股非常好抓,史蒂乎喜欢捏来捏去,弄得都是指印,还要上嘴咬,疼得巴基只能趴着睡,趴着睡还会蹭到红肿的neinei。
气得冬哥踢他,结果第二天早晨又忍不住坐到史蒂乎身上蹭蹭蹭,蹭得小豆豆很爽,把人蹭得鸡儿邦硬被按住干得下不了床。

冬哥原本不是冬哥,他小时候也是又白又软的奶受,但因为青梅竹马的芽老是被欺负,他就开始苦练举铁,练到肌肉邦硬,小拳拳下去能让你住院。

结果一次意外,冬和芽失联了,芽泡大变成大盾,当了警圝察,冬变成朋克风黑手党二把手,一呼百应那种。

冬哥每次出巡排场极大,几十个九头蛇小弟夹道欢迎,还要清场,扫地,撒花瓣,因为冬哥喜欢粉粉的小花花,不喜欢有臭男人的味道。

虽然冬哥脾气古怪,但业务高身手好,有他镇场的地方没有人敢惹事,小弟们都非常崇拜他,无数小白脸美受/美人投怀送抱,要让他干。

冬哥让她们滚,老圝子还想找几把干呢。

这时候调来了新警长史蒂乎,金发蓝眼,宽肩窄腰大长圝腿,俊得一堆小弟想反水,警长要整顿布鲁克林的风气,先对九头蛇分社下手。

冬哥的生意受了点微不足道的损失,但他很气,他派人去把警长绑过来,要给他点教训。

冬哥让其他人出去,他要和警长单独谈谈,结果警长看到他就眼泪汪汪,叫着吧唧吧唧。

冬哥心想:臭变圝态,刚见面就给人家取这种羞羞的外号。

就抡拳头揍他,骑在他身上揍,结果骑着骑着,金发警长鸡儿邦硬了,顶着冬哥,还忍不住向上顶胯。

冬哥猝不及防被顶得腰软,大眼睛湿漉漉的瞪他,警长已经自己解开绳子,一把抱住他的腰,隔着裤子开始顶他。

冬哥第一次被顶得湿了,之前没有人敢这么对他,他觉得很奇怪,但很舒服不想叫停。

史蒂乎正要来一个法式湿吻舌吻色情的吻的时候,外面枪响了,他们是在一家夜圝总圝会的包间里,有对家的帮派要来偷袭冬哥。

警长就带着冬躲避,杀出一条血路,冬哥发现警长身手很好,不像会被他手下人偷袭绑来的。

警长就是想见见九头蛇二把手扛把子是谁,才借机被绑来的,没想到看见了他的亲圝亲小鹿,几年不见,小鹿在外面受苦了,都不记得了他。

他们躲到史蒂乎家去,史蒂乎受伤了,冬哥给他包扎伤口涂药,涂着涂着,两人就亲到一起去。

史蒂乎身上还带着血和火圝药的味道,非常强势的按着冬亲,把冬哥亲得气喘吁吁,嘴角流出口水,T恤都汗湿了,史蒂乎隔着衣服舔圝他的neinei,又捏又揉玩得冬哥晕头转向的被脱了衣服裤子。

冬哥的小花已经湿了,一张一合,粉嘟嘟胖乎乎,还会吐水。

确认过小花,是他的鹿仔没有错。

史蒂夫就放心的玩冬哥的小花,拿手指戳来戳去,揉他的小豆豆。

冬哥第一次被被别人这样摸,胸肌都泛着粉红,嘴巴长着,双眼无神,爽的腿跟抽圝搐,下面喷了好多水出来。

史蒂乎觉得小花花已经被手指开发得差不多了,又软又湿,就扶着大盾顶圝进去。

冬哥痛得一拳把床头柜砸塌了,红红的嘴唇被他死死咬着,史蒂夫心疼的抱着他的手亲圝亲安慰他,冬哥哼哼唧唧像在撒娇,史蒂夫觉得鸡儿更硬了,慢慢的开始蹭蹭。

冬哥被蹭得很舒服,就让他快点动。史蒂夫激动地把人按着,抱着大屁圝股死命干,把二十几年的劲都用上了。

熊冬被圝干得嗯嗯啊啊乱叫,什么骚话都说,被顶到G圝点了,就哭着射圝出来。

史蒂乎食髓知味,也不管身上又流圝血了,抱着吧唧哥哥干了一晚上。

第二天被吧唧哥哥揍下床,鼻青脸肿的去了警局,脸上挂着傻笑,警员们觉得警长昨天被袭圝击,脑子撞到了。结果警长脸色一正,要把昨天偷袭吧唧的帮派帮忙铲除了。

之后,九头蛇分社的小弟们经常看见那个金发警长来他们的夜圝总圝会转悠,竟然敢来挑衅,冬哥不是吃素的,抓着一顿揍。
听见包厢里面乒乒乓乓,动静特别大,还有惨叫声,小弟们越发佩服冬哥的英明神武。

其实是,警长咬着冬哥的neinei,抱着他肥屁圝股顶在包厢门上干,熊冬听见外面小弟走来走去还有交谈声,吓得把大盾夹得更紧了,史蒂夫干得更卖力了。

不会开车,有没有太太写双性熊冬,流口水敲碗等领走

评论(20)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