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西瓜的黑车

面对大河我无限愧疚,我年华虚度,空有一身疲惫。
可逆不可拆。青梅竹马控,BG BL GL 都接受。但不吃混同。不接受安利。
求骚扰,快来找我玩。

【盾冬】霹雳贝贝冬吧唧(小甜饼)

(早期黑历之一)
    和巴基触碰的人,都会被电,所有人都不敢靠近他,唯有史蒂夫拥抱了他。  

    BUG多,OOC,文笔渣,傻白甜,请及时避雷,队3之后

   [我有盾,我有枪,却不能给我的爱人一朵玫瑰,现在我要拥抱他,就算世界末日都不能阻止。]

    ——

    01.

    第一个中招的是山姆。

    他们护送一位科学家赴设在非洲南部的某实验基圌地,刚下飞机,随着南非热浪扑面而来的就是九头蛇密集扫射的子弹。

    “铛铛铛!”猎鹰反应迅速刷地打开翅膀形成盔甲,护住任务,众人一边反击一边冲到来接头的装甲车边。

    “快走。”山姆打开车门把专圌家推进去,对其他人说。

    “等等。”巴基伸出机械臂卡住车门,又将惊吓过度的专圌家拉了出来,猎鹰只来得及用力撞飞他们,车子就爆圌炸了。

    “轰!” 科学家手里的密码箱甩了出去,他头部流血晕死在地上。

    得来全不费工夫。

    “到手,撤离。”九头蛇众捡起密码箱,呼啦啦钻进丛林里。巴基被冲击波震飞,在地上滚了两圈,又迅速翻了起来,托着枪圌支猎豹般如履平地的钻入树丛追上去。

    “是是是冬兵追上来了!”九头蛇众惊慌失措,冬兵余威善在。断后的人被一枪毙命,冬日战士杀神般一手圌枪一手刀,背后是漫天的硝烟和血雾。

    没有枪响,他们甚至看不清冬兵的动作,人就倒下了三个,剩下的人四散逃开,冬兵冷漠地立着,手一拽钢丝,银光绽现,人头落地。

    “叛徒受死吧!”最后一个九头蛇怒吼着,将打开的密码箱里的能量块拿出,拉开手圌榴圌弹拉环。

    “轰!——”又一声,刺眼的蓝光炸开。

    巴基被冲击波震飞挂在树上,耳中嗡嗡作响,好像大地都在震动。

    “詹姆斯!詹姆斯!”山姆在到处找他。巴基按着脑袋找回视线,“我在树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山姆抬头一看爆发出可怕的笑声,冬兵像可怜兮兮的流浪猫一样被卡在了树叉间。

    “再笑!”巴基挣扎着,枪圌支和匕圌首呯呤嗙啷掉了出来,他从树下爬下来。

    “喀嚓喀嚓。”山姆连拍几张照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发给的塔糖看。”给斯科特看,就变成克林顿也知道,然后是娜塔莎,旺达,幻视,史塔克知道了,就是全世界都知道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托尼发帖说像只胖浣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一百四十字不够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巴基爬下来后照着他腹部来了一拳。

    “嗡嗡嗞嗞!——”巨大的电流运作声,他的右手和山姆的作战服像黏在了一起,山姆僵硬着脸双目圆睁,浑身颤圌抖,笑声也戛然而止。

    巴基愣住慢慢收回手,就看山姆的头发炸起像泡沫一样卷在头顶,他一张嘴烟冒了出来,“你,你没必要电我吧?”

    “????我没有!”巴基张开右手,空空的没有东西,他甚至撸起袖子证明。

    “是你的装备漏电了。”巴基一脸嫌弃。

    “不可能,神盾局顶级黑科技,漏电的话,为什么你没事?”山姆没太大不适,只是觉得有点疼,还有点懵。

    “不然你再碰我一下?”山姆一脸大义凛然地伸出拳头。

    “肯定不是我。”巴基也和他对拳,“嗞嗞——”电流波动的声音,山姆身子一抖,背后的飞翼展开,整个人圌弹到了半空。

    “哇啊啊啊啊——”山姆跳开,拒绝靠近巴基,“疼死我了。”

    WTF???怎么可能有电??他又不是雷神和暴风女哪能招电?!!

    “????”巴基张开右手反复看着。“再来。”他又要去碰山姆。

    山姆叫着退开,“不不不不了,还是回去检圌查一下。你先别靠近我。”

    他说完,巴基拉下嘴,一脸委屈地看着他,像被泼了水的猫。

    “呃,不,我的意思是,怕你也被电到,我们还是先别有肢圌体接圌触。”山姆赶紧解释,要是被队长知道他家巴基伤心了,不得念叨很久。

    巴基点点头没说话,眉毛塌拉了下来,离山姆一米远,他们回去地路上都抿着嘴沉默不语,让人怀疑他是受伤了,还是山姆又作弄老冰棍了。

    02.

    第二个感受顶级电流欲死欲仙的是克林特。

    山姆和巴基回复仇者大厦休整,而护送的科学家则陷入昏迷中,后续问题还要等他清醒才能解决。

    巴基正在吃树莓芝麻菜火腿比萨,头上戴着懒人饮料帽,咕噜噜吸着金桔酒,电视在放超级碗比赛。

    克林特端着一盆刚烤的蔓越莓饼干走进来,“唔,詹姆斯,尝尝。”边说边掉饼干屑。

    他俩出人意料的玩得不错,可能俩个吃货很有交流心得,经常会在一起吃吃喝喝,练习射击,试试新武圌器。

    巴基拿了块饼干,然后沉默地继续看球,克林特啃了半盆饼干发现巴基一反常态的没有再拿第二块,才察觉出冬兵不对劲,“心情不好?”

    “没有。”巴基开口想否认,但克林特用‘我俩谁跟谁啊有事快说吧’的眼神看他,他只能抿抿唇,眨巴眨巴眼睛告诉他昨天做任务发生的事情。

    “山姆,拒绝!让我碰他!我再也不会陪他去看球赛了!”巴基控圌诉。

    “山姆太过分了。”克林特也愤愤然,他说着往后挪了挪,“你之后还有碰其他人么?别人也被电到么?”

    “没有,其他人都怕我,一般不会有人靠近我的。”巴基曲起膝盖环抱住腿,“你为什么坐那么远,我又不带电!”

    “呃,噢,也许,我是说肯定,你又不是霹雳贝贝!”克林特停下快挪出沙发的屁股。

    “那是谁?”

    “一个带电的中圌国小孩。”

    那就是像X战警一样的变种人。

    “我没有带电。”巴基坐起来,摘掉懒人饮料帽,对他展开双臂,“证明你友谊的时候到了,抱我!”

    “什什么?”抱你?队长看到不得质疑我们的友谊。

    “快点,抱我,不然我就把你周三其实是在酒吧玩的事情告诉你老婆。”

    “好吧,我们可是好兄弟,你口风要严。”

    圣母玛利亚耶稣基圌督圣熊甘林林肯总统美国队长在上啊!克林特一脸慷慨赴死地深吸一口气,探过去一把抱住了巴基。

    “嗡嗡嗞嗞嗞——”又是一阵电磁波动的响声,克林特身子一僵,颤圌抖起来。

    “啊啊啊啊嗷嗷嗷啊——”他怪叫着推开巴基,手里一盆的饼干打翻,可口的蔓越莓饼啪嗒啪嗒落在了巴基的头发肩膀腿上。

    “……”巴基沉默地看着鼻子冒烟的克林特,他蹭蹭蹭蹦出了很远,往后空翻跳到了出口,甚至运用到了柔道和中圌国武术,不愧是巴顿特工呢。

    “喀嚓!”巴基从头顶摘下一块小饼干,狠狠咬了一口,克林特哆嗦着站在门口,心有余悸。

    “噢,天呐,这,詹姆斯你真的带电!”克林特摸摸发麻的手臂,有些疼,但疼痛对经过磨炼的特工影响不大。

    “你应该去找史塔克,或者班纳博士。”

    “好,我会去的。”巴基站起来,头发披散,也看不清脸。

    “詹姆斯,别担心,不会有事的。”克林特连忙安慰他。

    “别告诉史蒂夫。”巴基用绿眼睛看着他,双唇抿着,长长的眉毛也皱了起来。

    03.

    巴基在去实验室的路上,遇到了娜塔莎,黑寡妇带着一身硝烟和血气,手里的袋子沉甸甸的也不知道装了什么可疑的物体。

    “嘿,詹姆斯。”娜塔莎看见他迎了上来,红发卷在耳畔,既娇俏动人又冷艳危险。

    “嘿,娜塔。”巴基点点头,往后退了一步,躲过她的手。

    娜塔莎的手僵硬地悬在半空,“对不起,娜塔,现在你们都不能碰我。”巴基跟她解释了触电的事情。

    “我可能,带电。”娜塔莎看见巴基塌拉的眉毛和唇角,绿眼睛湿漉漉的,不由得心软。

    “真的?只是碰了山姆和克林特,你知道,这两个人喜欢恶作剧,说不定是合伙骗你。”娜塔莎把袋子挂在腰带上,对他伸出了手。“来吧詹姆斯,给我个拥抱。”

    巴基磨蹭了一下,“别担心,快来,我的作战服是绝缘的。”娜塔莎保证,他才凑过去,抱住了她。

    没有电流波动的声响,没有人触电,娜塔莎好好地搂住他的脖子。

    “看吧,我说没事。”娜塔莎露出笑容,抬手给他抚开头发,巴基也露出了小小的微笑。

    不料手指一碰到他的脸颊,又是一阵“嗞嗞!”声,娜塔莎浑身一颤,连连跳开几步,震惊的看着他的脸。

    巴基竟然真的带电呀!没有恶作剧,除非所有人都合伙骗他,但显然黑寡妇不会这样逗他。

    “我还是去找班纳博士吧。”巴基转身继续往实验室走。

    “詹姆斯。”娜塔莎不放心也跟了上来。

    他们找到了班纳博士,果然史塔克也端着咖啡坐在这里研讨新黑科技的事情。

    听巴基说了他可能带电的事情,托尼兴圌奋地一拍手,跳了起来,“呆米!给我拿电笔。”

    呆米撞掉了一叠工程纸,嘎吱嘎吱地举着拖了长线的电笔过来。

    “让我看看。”托尼双眼都是疲惫的血丝,此时却有点回光返照,全身充满力气,他拿着电笔故意戳了下巴基的脸,把他有点肉的脸蛋戳得凹了进去,嘴唇撅了起来。

    “嗡嗡——”实验室忽然一黑,又再次亮了起来,响起了警报,手中的电笔咔咔两声裂开了,而托尼戴着手套,毫发无损。

    “哇哦,这真是太酷了!”托尼丢下电笔在转椅上转了一圈,“你现在可以加入X战警了,我们快来想想你的新名号。闪电侠怎么样?好像已经有人叫这个了,而且他好像不会放电。雷神?噢不对,我们的伙伴就叫雷神。那你就叫电磁男吧balabalaba……”

    “哐!”巴基一拳砸在桌上,托尼才停了下来。

    这真奇怪,巴基身上的电流看起来是很大,但对人圌体伤害却不大,只是有点疼,“还不如极刑的痛。”娜塔莎说。但那也不好受。

    只可能是之前被炸掉的能量块的原因,“只能等元博士醒来。”托尼说,“我们会给你准备绝缘服。”

    目前只能如此了。

    “不要告诉史蒂夫。”最后离开前,巴基再次提醒。

    04.

    巴基没有穿绝缘服,史蒂夫出去做任务了,除了复联的几位成员,目前也不会有人愿意接触他,他待在房间里躲着就行。

    但大家在第三天也没有看见他时,不由担心了起来。

    “詹姆斯一定很难过,他才刚刚融入我们。”斯柯特说。

    “他那天告诉我,除了我们,其他人都怕他,不愿意和他接触。”克林特说。

    “噢,巴基,他是我见过最善良最勇敢的人之一。”旺达小姑娘也很难过的捧着咖啡,塌拉着眉毛,“听队长说,他回来一直睡不好,但和我们相处后,他好多了,晚上不再做噩梦,会玩会笑会恶作剧。是什么让他认为我们会害怕他,我也是有异能的人 ,你们难道还会害怕我么?”

    “当然不,我的女孩。”克林特温柔地笑着,但又话锋一转推出山姆,“是山姆!山姆不让詹姆斯靠近他!还拒绝了他的拥抱!”

    其他人也很愤然,“山姆,该你去给他道歉。”大家表示,如果巴基不出来,他就等着看吧。

    “?????”山姆一脸黑人问号,我没有拒绝拥抱他,只是电得有点疼,不能有触圌碰。

    但大家还是轰着他去敲门,毕竟他和巴基也是最好的搭档。

    山姆站在他门口说道:“嘿,詹姆斯,我很抱歉,我不该那样说你,带电一点都不可怕,被电一下也不疼,你知道电疗法么?其实我被电一下还蛮爽的。”大家露出了鄙夷的神情,噢,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呃哦,大家都很担心你,如果你听到,可以打开门么?”

    过了一分钟,门才打开来,巴基穿绝缘服出来,“嘿,大家,很抱歉让你们担心了,我只是觉得不方便才一直待在房间的,而且史蒂夫没有回来,我也没事做,我就只是,在房间里待着。”

    “真的,我没事的。”巴基笑了下,伸出戴着手套的手要和山姆碰拳,“我知道,你们都爱我。”他眨巴眨巴绿眼睛。

    “你没事就好啦。”大家松了口气。

    旺达深受感动,放下咖啡,扑过去抱住了他,“巴基,你是最棒的男孩。”

    巴基搂住小姑娘,“我一百岁啦。”

    他们没注意到,史蒂夫提前回来了,提着头盔出电梯,看见大家都围在他房间门口,巴基还抱着旺达。

    他有点不舒服,但什么还没有说,就看见大家一个接一个轮流上去抱巴基,人人一脸感动,旺达甚至凌空招来纸巾擦眼泪。

    天呐,出了什么事了??

    “巴基!”史蒂夫甩下头盔冲了过来。“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大家?”

    “队长!”山姆叫了声。

    “唉,他……”旺达叹气。

    “詹姆斯……”克林特摇头叹气。

    “其实……巴恩斯他……”托尼也在叹气,“巴恩斯他有了。”

    “等等!”巴基喊道。

    “什么?”史蒂夫一脸懵逼,巴基有了?我要做爸爸了?

    “托尼!”娜塔莎横了托尼一眼,“巴基出了点问题,让他自己跟你说。”

    大家才反应过来,要给两位老冰棍腾出私人空间,又轰然散去,还不忘带上门。

    只剩下两人,史蒂夫露出天塌了一样的表情,他深呼吸,还没开口眼眶就红了。

    “巴基。”史蒂夫握住他的肩膀,满脸担忧,蓝眼睛浓郁得要滴水般,“你,你是不是……不要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就算死神也没法带走你。”

    “不,史蒂薇,我没有受伤,也没有绝症,就是……”巴基摘下手套,翻来翻去自己的手掌,“我被能量块炸到,现在身体带电,所有触圌碰我的人,都会被电击,你们不能再直接碰圌触我了,那很疼。”

    “我不怕。”史蒂夫伸手就要握他的右手,巴基却灵活的一躲。

    “不,还是等那位制圌造能量块的科学家醒来解决我的问题吧。”巴基摇摇头,就算是不伤害人体的电流,他也不想让他的史蒂薇感到疼痛。

    “巴基。”史蒂夫皱着眉头,像只被踢了脚的小狗一样可怜兮兮,但巴基狠狠心还是不再看他。

     接下来一周巴基都小心地不再和史蒂夫有只体检接触,尽管史蒂夫想尽办法偷袭,冬日战士都能灵活地躲开。

    05.

    最后一次是在马六甲海域的一艘大船上,有三四十号武圌装人员,要经过马六甲海峡去亚洲某地交易危险的生化武圌器。

    巴基发现带电的身体对付敌人还是很有用,只要不和队友有肢圌体接触,而他作为超强单兵作战人员,不需要太多和队友接触。

    巴基将小刀舞出花影,噗呲扎入敌人的脖颈,一道血箭飚出,身后有人一拳挥了过来,他反手握住。

    “噗嗞嗞——”那人颤圌抖着,双目圆瞪,凌厉地刀子就割开了他的气管。

    终于有敌人发现了不对,“小心那个带面罩的,他身上有电!”

    六个人冲过来围圌攻他,穿着较厚的作战服和战术手套,还带着钢丝网。巴基拉扯着钢线,却被另一个人在膝窝狠踢一脚跪在地上,脑袋也被枪托砸中。

    “巴基!”史蒂夫顾不及有人对他开圌枪,将盾甩过去,砸倒武圌装人员。

    “没事。”巴基躲开他的手,自己爬了起来,鲜血却流了下来。

    史蒂夫看着他,刚要开口就听见山姆在通讯器里喊:“队长,这他圌妈船上按了炸圌弹,还有十五分钟的时间。”

    “我们得快点找到S武圌器,如果那东西被炸到海里,大西洋的海域会全部变成死亡之地。”史蒂夫不由焦急起来。

    娜塔莎低哑着嗓音在通讯器中回道:“十五分钟,找不到就撤离。”

    他们四散开来,一边解决武圌装恐怖分圌子,一边在船舱里搜寻。

    “三分钟……”山姆的护目镜显示出了时间,“快撤离!”娜塔莎和其他特工转身就跑。

    战机降落在甲板上,娜塔莎站在机舱口望着,史蒂夫和巴基迟迟不见人影。

    “史蒂夫,詹姆斯,你们快走,不要管S武圌器了。”

    “再给我一分钟,巴基你快走。”史蒂夫狂奔着,搜索每一个房间,还不忘补充一句:“这是命令。”

    “……不,我找到了S武圌器。”巴基说着,声音低沉也听不出情绪。

    “太好了,那你们就快点到甲板上来,这该死的船还有三分钟就爆圌炸了。”山姆按了下护目镜,说道。

    “这就来。”史蒂夫松了口气,巴基没有说话,但也没人发觉不对,他通常会沉默寡言些,只是史蒂夫隐隐觉得不安。

    “巴基?”史蒂夫飞快跑到了二楼,他正要跳下去,却看见甲板上的战机舱口,只站着山姆和娜塔莎,他顿住了脚步。

    “巴基?你在哪里?”史蒂夫按着通讯器喊道,却没有人回应,“山姆快看看巴基在哪里!”

    “收到!”山姆打开热感应红翼飞到半空扫视整艘大船,“他在底舱一直没动,好像被困住了。”山姆不由紧张得额冒虚汗。

    “你们先走。”史蒂夫转身往底舱跑去。巴基,千万不能出事,我不敢想象,没有你,我该怎么走下去。

    “队长!”山姆喊了声,没有人回应他。

    时间比水在指尖流逝得还快。

    娜塔莎咬着牙把他推进战机,关上舱门,“走!”战机迅速点火起飞,离弦之箭般弹上云霄。

    “巴基!”史蒂夫来到底舱,盘根纠错的蒸汽管道横在面前,声音在巨大的空间回荡。

    “你怎么不走!”巴基的声音从一边传来,有些气急败坏,“你这混圌蛋,从来不肯把自己的命当回事!”

    “不!我现在就在救我的命。”但是巴基,你就是我的命,没有你,就不会有史蒂夫。

    他干脆摘掉头盔,一路寻过去。“我不会一个人走的。”我是布鲁克林那个打架不知道逃跑的小个子,你得看着我。

    他站到巴基面前,看见他满脸汗水的托着一个匣子,“这是……”

    “我找到了它,S武圌器,但它被他圌妈圌的跟炸圌弹装在了一起,我一时大意拿起了它,再放下就马上爆圌炸。”巴基抬头露出一个笑容,头发湿哒哒的黏在脸上,绿眼睛又深又静,像夏日的湖水一样,吸引着史蒂夫沉溺进去。

    “你这傻瓜。”史蒂夫走过去,凝视着他。

    “傻气明明被你带走了。”巴基回道,手还稳稳托着匣子。

    “会有办法的,我来剪掉线,红色、蓝色、绿色,还是黄色?”史蒂夫从巴基腿上摸出战术刀弹出。

    “蓝色,你眼睛的颜色。”巴基毫不犹豫的说道。

    他的史蒂夫,有着比大海湛蓝的眼睛,包容他一切罪恶的温柔,是他的枪,是他的盔甲。当世人唾弃他,判他死刑,只有史蒂夫绝望地抓紧他。

    一刀挑断,匣子没有爆圌炸,轮到第二根。

    “红色,我手臂的星星。”巴基又抢道。

    他的机械臂,他的星星,红色苏维埃,是他七十年的痛苦折磨,也是给予他力量,让他愈发强大的记忆,这颗红星给他活下来的机会,让他能够在七十年后与史蒂夫重逢,这条机械臂,让他有能力与史蒂夫并肩作战,让他有能力保护他的小个子。

    所有的事都是他做的,但他并不会因此沉浸在痛苦中,甚至自杀都只是逃避的懦弱。他留着红色苏维埃五角星,选择直面自我,世人的仇恨,恐惧,猜疑,是他应面临的承受的。但他依旧会用自己的钢铁之躯,当国圌家的枪,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当人民的盾。

    “绿色。”最后一根线,史蒂夫凑过去亲吻他。

    “不。”巴基无法躲闪,史蒂夫就轻轻吻上了他的唇,没有痛苦的呻圌吟,没有颤圌抖,史蒂夫稳稳贴着他的嘴唇,深深地望着他,“你眼睛的颜色。”

    绿色,是布鲁克林夏日的颜色,是他们去游泳时湖水的颜色,是巴基窗外爬山虎的颜色,是每一次上学路上夹道绿阴的颜色,是拿着卖报纸的钱给巴基买的哈密瓜甜筒的颜色,是每一次巴基带笑的眼睛望着他时的色彩。

    这个匣子的炸圌弹没有被触动,但埋在四处的炸圌弹还在运转着。巴基取出S武圌器,史蒂夫跑到圆窗边,反手摘下盾牌,狠狠地砸了上去。

    哗啦啦,结实的窗户裂开,史蒂夫伸手拉住巴基,忍不住手指一抽圌搐,但马上更紧得握住他的手指,不留一丝缝隙。

    “下水吧,美人鱼。”史蒂夫眉毛舒展,温柔地看了他一眼,搂过他的腰,举着盾牌翻身跳跃了出去。

    就在他们跃出窗户的那一刻,船舱爆圌炸了,各角的炸圌药掀起滔天巨浪,盾牌挡着冲击波,他们朝下砸进水里。

    咕噜噜水声涌进耳朵,波澜壮阔的深蓝,头顶是粼粼的波光,有火光炸开,海水搅动。

    嗞嗞——巴基睁大眼睛,看见史蒂夫身上一阵诡异的蓝光扭曲着,他抽圌搐两下,又静了下来,死死抱着自己。

    天呐,他还是会触电的,他之前一直都在忍着,在水下肯定更疼。

    巴基挣扎着,放手。

    不。史蒂夫干脆放开盾牌,紧紧抓着他,将他拉进自己的怀中,一边颤圌抖着,一边拉出个微笑。

    星盾缓缓沉了下去,但他只要抓紧他的巴基,他真正的盾牌,就算再疼,也不会放手

    史蒂夫抱着巴基,在水中亲吻他宽阔的额头,他紧皱的眉心,他挺翘的鼻尖,他柔软的嘴唇,他可爱的下巴。

    不管是十二岁的小个子,还是二十六岁的史蒂夫·罗杰斯,以及二十一世纪的美国队长过时之人,都有一面名为“巴基·巴恩斯”的盾牌,保护他在深巷中不被揍死,保护他枪林弹雨中不被偷袭,保护他在火车上不被继续攻击,保护他在光怪陆离的未来,不迷惘,不痛苦,不沉沦。

    我有盾,我有枪,却不能给我的爱人一朵玫瑰,现在我要拥抱他,就算世界末日都不能阻止。

 
   咕噜噜……巴基吐了个泡泡,眼角有水纹波动,不知是不是有人落泪。

    他们亲吻着,四倍的时间,四倍的温柔,身处大海,望不尽的幽深,头顶是爆圌炸的船舰,火光冲天。这是属于战士的浪漫。

    ——————FIN——

    那位科学家醒了,他告诉巴基,带电只是能量块暂时的影响,想快速破解它,就要有位勇敢的骑士献身,与你啪啪啪三百回合,就能立刻解咒了,虽然过程对方会又痛又爽。

    然后史蒂夫就拉着巴基去解咒了。

--

    其实就是想到:没有人敢碰刺猬巴基,只有勇敢的乌龟史蒂夫伸出了友谊双手,紧紧拥抱他的小刺猬

   感谢耐心看完(๑•͈ᴗ•͈)❀

评论(19)

热度(213)

  1. 忍冬载西瓜的黑车 转载了此文字